淄博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年轻的莎拉

发布时间:2020-05-22 05:24:21 编辑:笔名
年轻的莎拉,你看穿了我的心。你识破了我,我知道,我感觉得到。每天,你好奇的眼睛有一百次在窥探着你的魅力的效果。


[题解]


《致莎拉》分作两份手稿藏于纳沙泰尔图书馆。第份手稿是草稿,含有完整的前四封信和第五封信的开头(编号msR.8a);第二份手稿则是作者本人的誉写稿(编号ms.R.8b),包含前四封信的完整定稿。只有第二份手稿写有标题(但又被划掉):“恋爱中的老头儿”( Le barbon amoureux)。另外,也只有在第二份手稿上有这句引用了贺拉斯的献辞,和一段简短的前言。前言里明确表示,“这四封信”是对“某种挑战”的回应。所有这些均由卢梭本人精心地补充进来。通过阅读标题和前言,人们可以假设,《致莎拉》与《新爱洛伊丝》中“卢森堡之于沃尔玛先生的年龄的异议”有关(参见L.-J. Courtois, Phonologie critique, Annales j.-J.ROus-seau,t.XV,p.125,n.1)。事实上,小说中第 部分第20封信表明,沃尔玛先生的年龄在“五十上下”。然而,编者不认为上述观点得到了充分的证明。因为,沃尔玛先生是朱丽的丈夫,而不是情人。无论如何,他不可能被看做一个“恋爱中的老头儿”。


*


读者将毫无困难地了解是什么样的挑战使人写下此处的四封信。一个年过半百的情人有没有可能不惹人发笑?在我看来,人在任何年龄都大可放任自己去做些让人惊讶的事。一个老头儿可以写出四封情书并继续引起正直人的关注,但他却不可能写六封信而不至于名誉扫地。在此,我没有必要说出我的理由。读者可以在阅读这些信的时候自行感受,并在读完之后自做评判。


《致莎拉》


卢梭


Jam nec spes animi credula mutu.


即便一颗心有轻信的希望,亦无以应答我。


——贺拉斯


【第一封信】


年轻的莎拉,你看穿了我的心。你识破了我,我知道,我感觉得到。每天,你好奇的眼睛有一百次在窥探着你的魅力的效果。从你满足的表情、你残忍的善良和你轻蔑的折磨中,我看见了,你偷偷地享受着我的痛苦。你带着一丝嘲弄的微笑拍手欢呼;你使一个不幸的人陷入绝望之中,现在你又来嘲弄他的绝望;对于这个不幸的人来说,爱情只是一种耻辱。莎拉,你错了。我本该被怜悯,却不该被讥笑:我不值得轻视,却值得同情。因为,我既无容貌也无年龄的优势,我一边爱着一边感觉自己不配被爱,致命的幻想阻止我看清真实的你却并没有阻止我看清自己。除了我本人以外,你可以在任何事情上愚弄我。除了一件事以外,你也可以在任何事情上说服我:你和我一样感受到了无可救药的疯狂。发现自己被你如此看待,是我最深切的折磨。你那些虚假的温存,是我额外的侮辱。我爱着,并深感恐惧地确信不可能被你爱。


你高兴吧。啊,是啊,我爱你。是啊,为了你我整个儿被最残酷的热情所燃烧。不过,只要你敢,你就试试看,把我拴在你车上,就像拴着一个两鬓花白的求爱者,一个恋爱中的老头儿,他想讨人喜欢,并且在无法无天的疯狂之中还自以为有权去追求年轻女子。哦,莎拉,你将不可能获得这个荣耀,不要为之而沾沾自喜。你永远也不会看到我拜倒在你脚前,试图用一些莫名其妙的献媚话逗你欢喜,或用一些伤感的情话让你动心。你可以激起我的眼泪,但那不是出自爱情,而是出自狂怒。随你嘲笑我软弱吧,至少你不会嘲笑我轻信。


我对你说话依然带着激动,那是因为,侮辱永是残酷,轻蔑永远难以承受。可是,我的感情尽管疯狂,却毫不暴躁。我的感情既热烈又温存,如你一般。我一无所望,我在幸福面前已死,从此只因你的生活而活。你的快乐是我唯一的快乐。除了你所享有的乐趣,我别无乐趣;除了你发出的心愿,我别无心愿。我甚至会去爱我的情敌,即便你爱他;你若不爱他,我也将情愿他配得起你的爱;但愿他拥有我的心,以便更无愧于去爱你,并使你幸福。对于一个敢于爱却无法被爱的人而言,这是唯一被允许的渴望。哦,莎拉!去爱,并且被爱吧!你要快乐地活着,这样我就能快乐地死去。


【第二封信】


我既给您写了信,就还想再写。我的第一次错误引起了新的错误。不过,我总会歇手的,放心好了。您在我疯狂之中对待我的方式,将决定我恢复常态之后对待您的感情。您徒然地假装没有读过我的信:您在撒谎,我知道,您读过了。是的,您在撒谎,一言不发,带着冷漠的神情,以为这样可以使我信服。倘若您和从前一样没变,那是因为您一直虚伪,您在我面前装单纯,却让我相信您丝毫不单纯。您有意掩饰我的疯狂,却只能加深这种疯狂。您为我写信给您而不高兴,因为我没有拜倒在您的脚下。您想要使我尽可能显得可笑。您想要我在您面前演戏,也许还在其他人面前演戏,只要我不名誉扫地,您就不会觉得自己足够得意。


虚伪的女子啊,我都看清了,就在您假装出来的谦逊里——你希望以此使我信服,就在你假装出来的平等里—你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似乎想以此而使我忘了自己的错误。我再说一次,您读了我的信。我知道,我看到了。我走进您的房间时,看见您急促地收起我把信夹在里头的那本书。我看见您脸红了,你有片刻的不安。这诱人而残忍的不安哪,也许照旧是您的陷阱之一,它比您的所有目光都使我难受。面对着如今依然使我激动不已的这一幕,我又该如何?在那一瞬间,我有一百次几乎要跪倒在那位骄傲的人儿的脚下。我做了多少挣扎、多少努力才克制住自己啊!我还是走出去了,我走出去的时候,心在颤抖,我为自己避免一次低三下四的难堪而欢欣。这唯一的一刻替我向你所有的进犯复了仇。哦,莎拉!别太骄傲。这种对你的仰慕,我也能克制。在我的一生中,至少有次我战胜了你。


不幸的人哪!我把自尊的种种幻象归咎于你的虚荣。我怎能不满怀幸福地相信,你眷顾于我,仅仅为了残酷地对待我!只是,你不吝于残酷地对待一个年迈的情人,这岂非也是在给他莫大的荣幸啊!不!除了冷漠你别无技巧;轻蔑构成了你的全部媚态;你伤害了我却丝毫不考虑我。我是如此不幸,甚而不能让你注意到我的可笑。你蔑视我的疯狂,甚而不屑于去取笑。你读了我的信,你又忘了它。你丝毫不提我的痛苦,因为你根本不再在乎。怎么!难道我对你来说一无所是吗?我的愤怒,我的痛楚,远远不能引起你的同情,如今甚至也不能引起你的注意吗?啊!你的眼眸所承诺的温柔在何处?你的眼眸为之生动的深情在何处?…,…·多么残忍!·你对我的情状无动于衷,想必你发自肺腑地便是如此。你的容颜好似包容着一个灵魂。这是骗人的,你所有的只是残暴……


啊!莎拉!我多想从你的好心肠里等到一丝苦难的慰藉!


【第三封信】


终于,我的耻辱一无所缺。我如你所愿受尽屈辱。这就是我的哀怨我的挣扎、我的果决、我的忠贞所带来的结果吗?我若是不顽抗,或许还不致如此受轻视。这是谁呀!我!我像个少年人般地恋爱②吗?我在一个年轻女孩子面前长跪了两小时吗?我泪流满面沾湿了她的双手吗?我渴望她安慰我、可怜我、擦干我那因岁月而蒙灰的双眼吗?我从她那儿得到了理性和勇气的教训吗?我如此善加利用我漫长的人生经验④和忧伤的深思熟虑!有多少次我为自己从二十年华回到五十光阴的现实而惭愧!啊!我活着莫非就是为了使自己蒙羞!但愿我至少还有真正的悔过之心以使我获得更崇高的情感!可是,没有。我居然感到满足,在你对我激起的灵感里,在你使我深陷的疯狂里,在你迫我置身的卑贱状态里。每当我想象自己在这样的年龄拜倒于你脚下,我就感到恶心,感到愤怒。可是,我很快就丧心沉沦在感官的欢娱之中。啊!我再也看不见自己,我只看得见你,被爱的女子。你的魅力、你的情感、你的话语充盈、造就着我的整个存在。我因你的青春而年轻,因你的理智而聪慧,因你的德性而善良。难道我能轻蔑那个你用尊重来给予荣誉的人吗?难道我能仇恨那个你不吝称为朋友的人吗?老天!你用如此动人的语调央求我做你的父亲,这是怎样的温存哪!你想从我身上获得女儿的称呼,这让我立刻变得理智起来!你如此温存的想法,你如此纯洁的抚慰,让我着迷,也让我心碎。爱与怒的泪水浸满我的双眼。我感觉,我只是因为自己的不幸才变得幸福;我若能略微讨人欢喜,也将不会获得如此美好的对待。


没有关系。我可以把同情带到你的心里。我知道,由于怜悯,你的心不会指向爱情,但怜悯对我而言有着全部的魅力。怎么!我看见你美丽的双眼为我而湿?我感觉你的泪水滴在我脸上?哦!这滴泪珠,它带来怎样毁灭性的 啊!难道我不是所有男人中最幸福的一个吗?啊!在我最为骄傲的等待之上我是如此幸福。


是的,我愿这两小时永不停止地轮回!我愿这两小时的轮回或记忆充盈我的余生!在这种姿态下,还有什么可以与我的感受相媲美?我受尽屈辱,我失去理智,我显得可笑。但我感觉幸福,我在这短暂的时刻体味到有生以来最大的快乐。是的,莎拉!是的,迷人的莎拉!我丧失了所有的悔过之心,所有的羞辱。我再也记不住我自己,我只感到那吞噬着我的火焰。在你的枷锁里我足以抵抗全世界的嘲弄。别人如何看待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了你,我有一颗年轻的心,这就够了。冬天徒然覆盖着埃特纳山,却不能阻止它在内部燃烧。



【第四封信】


怎么!您让我惧怕?让我为了爱您而惭愧?哦,莎拉!可爱的女子,你的灵魂比容颜更美丽!倘若我从此对自己有所敬重,那就在于我天生有一颗用来感受你的所有价值的心。是的,毫无疑问我为对你的爱情而惭愧,但那是因为这份爱情太卑微、太颓废、太脆弱、太有愧于它的对象。六个月来,我的睛和心贪婪地吞咽着你的魅力。六个月来,你独一无二地占有我,我只为你而活。然而,直到昨天,我才学会如何爱你。当你对我说话时,当那些无愧于上天的话语从你口里说出时,我仿佛看见你的容颜、你的风韵、你的体态、你的脸庞都在改变。我不知道是什么样超自然的火在你眼里燃起,你的四周似乎在散发光芒。啊,莎拉!倘若你真不是凡间的女子,倘若你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以挽救一颗迷途的心,那么告诉我吧。也许现在还来得及。别再让那并非出于我本意的欲望亵渎你的形象。老天!倘若在我的祈愿中、我的 中、我的鲁莽的敬意中我弄错了,那么,从这一冒犯了你的错误中挽救我吧,教我学会如何正确地爱你吧。


莎拉,您以各种方式征服了我。您让我爱上自己的疯狂,并如此残忍地让我感到这一点。当我比较您和我的行为时,我在一个少女身上发见一位智者,而我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苍老的顽童。您的温柔充满尊严、理智和善良。它告诉我一切,比严厉得多的对待更甚。它让我为自己而羞愧,比您的责骂更甚。您昨天在谈话中加重的语气也让我很快明白,我本不该让您重复两次说同样的话。莎拉,我听见了您的话,我希望向您表明,我不配以我的爱而使您欢喜,但我能以伴随着我的爱的那些情感来使您欢喜。我的迷失将是短暂的,正如它曾经是严重的,您已经向我揭示了这一点,这就够了。我将走出迷途,请您相信吧。无论我再怎么没有理智,我若是早知道这迷途无边无涯,也就绝不会走出第一步了。当我本该遭到批评时,您只给我意见;当我有罪时,您只把我看做弱者。您没有对我说的话,我会对自己说。我会遵照您来评判我自己的行为,尽管您根本没有这么做。我若是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低劣之事,我将向您证明,我并非就此具有一颗低劣的心。毫无疑问,您的年龄比我自己的年龄更让我感觉有罪。我对自己的轻蔑使我无法完全看清我自已的行为的卑鄙。三十岁的差距只向我展示了我的耻辱,却向我掩饰了您的危险。老天!什么危险?我并非差劲到无法猜想它。我不能想象自己会面对您的无辜而设下一个陷阱。你若是少一点儿贤德,我就是一个不自知的勾引者。


哦,莎拉!你的德性面临最危险的考验,你的魅力有更好的选择。然而,我的使命并不取决于你的德性或魅力;我的使命在对我说话,我将追随它而去。但愿某种永恒的遗忘能向你隐藏我的错!但愿我自己也能永远地忘记!可是,不,我感觉到了,我此生便是为此而活,我竭力推诿以摆脱这样的命运。我注定要为了这无法熄灭的火而燃烧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并为之而每天减一分希望,多分狂迷。这些不取决于我。然而,莎拉,有些事却取决于我。我以我从不作假的人格向您担保,我再也不会对您说起我这些充满可笑 的生活—多么不幸,我本来或许还有可能避免它的产生,如今却再也不能遏止了。我说我再也不对您提起这些事,我的意思是,我再也不会对您说起任何我必须保持缄默的话语。我将会强迫我的眼睛如我的嘴唇一般沉默。不过,发发善心,请您也控制自己的眼睛,别来试探这个哀伤的秘密吧。我可以经受一切考验,除了您的一双眼睛。您完全清楚,您可以多么轻易地使我违背誓言。您稳操胜券,我却为此蒙羞,这么一种胜利是否能取悦您的美丽灵魂呢?不,圣洁的莎拉,请不要玷污你深受膜拜的那座殿堂,至少给这颗被你全然夺去的心留下几样德性吧。


我不能亦不愿重提那个我所不知道的不幸的秘密。一切都太晚了,这个秘密只归您一人所有。对您来说,这个秘密无关紧要,倘若不是我不停吐露爱情,也许早就被遗忘。啊!我若是无从知道您也同情我的不幸,那么我在这不幸之中将该多么值得怜悯哪!您必须同情我,尤其因为您丝毫也不能安慰我。您将总是以我之必须是来看待我,但请永远以我之所是来认识我。您将不再指责我的言谈,并容忍我的来信。这是我对您的唯一请求。我靠近您,将如靠近一位女神;在这样的女神面前,人们只以沉默来表达 。您的德性将远远超出您的魅力效应。您的存在将净化我的心灵。我将不再担心成为一个勾引者,因为我不会对您说任何不适当的话。我将不再认为自己是可笑的,因为您从来不这么看。我不想再让自己是有罪的,既然我只有在远离您的时候才有罪。


我的信?不。我甚至不该渴望写信给您,您也绝不该容忍这些信。您若能容忍它们,我将不再那么尊敬您。莎拉,我把这件武器给你,以便你来对抗我。你可以是我的致命秘密的保管人,但却不应该是同谋。对我来说,你知道就够了,若听到你重复则太多了。我将从此沉默,我还有什么好对你说呢?从此,你若看不到你的情人转变为你所拣选的朋友,那么就驱逐我、轻蔑我吧。我无法逃避你,但我就此向你永别。这是我可以为你做的最后一个牺牲。这是唯一无愧于你的德性和我的心灵的事。


【第五封信】


不!这世间没有安宁,我的心毫无安宁。这不是你的错,亲爱的莎拉,这是我的错;或者不如说这是命运的错:在命运的安排下,我距离那唯一可能使我幸福的珍宝如此遥远。哎呀?这件珍宝,与占有你的心或你的人无关。在我的想象里,你总是离我的希望如此遥远,以至于从不曾处于我的渴求范围之内。我的 ,我的致命的 从来不曾使我如此盲目,使我迷失却没有引诱我。我放任自己,只听凭它的差遣,却看不见任何可能吸引我的目的。我的至高愿望就是你看见我的疯狂并且不为此而轻蔑我。你知道它,你怜悯它,你安慰我:我很快乐。倘若如此温存的状态能够永远持续下去,那么我将一直是快乐的。倘若你能一无所爱并沉默地一任自己被膜拜,我将在这一美妙的消遣中度过余生,一无所求,也不去思考彼世。然而,我享受着我的 ,却不能带给你任何 。然而,我的心充实,你的心却空泛。这不会持久,但填满你的心的人不是我。莎拉,你将会去爱,如果说你从未爱过的话。我预感到这可怕的折磨。我深信总有一天它会应验,而这足以使我提前感到痛苦。我太知道如何使自己做到公正了,以至于我无法屈从于自己的命运。可是,我带着恐惧地感到,你的命运将取决于另个男人。不,我的绝望不在于不被你爱,而在于另有人必然要被你爱。我是为你害怕,天使一般的女子。但愿他能征服我的心,让我原谅他,可是谁能懂得如我一般地爱你呢!


花的摄影:Robert Mapplethorpe


(编辑: )

灯盏生脉胶囊好吗
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
长春男科专科医院
漯河白癜风治疗费用
淮安白癜风医院
漳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邵阳白癜风
秦皇岛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