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拣宝 第695章 佛像佛龛,气场气味

发布时间:2020-01-18 07:22:34 编辑:笔名

拣宝 第695章 佛像佛龛,气场气味

擦石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不仅需要技巧,也耗费精力,反正摩擦了几分钟,刘华恩的额头就隐约冒汗了。

又过了一会,刘华恩擦开了一片皮壳,这才停下了机械,在他喘口气的时候,安胜贤就顺手舀了一瓢水泼在擦口上。稍微清洗,看见了擦口的情况,其他人顿时皱起了眉头。只见这个擦口尽是白花花的颜色,根本没有任何的绿色。

在绿色的旁边,居然是白花花的颜色,这是要垮的迹象,也难怪大家会失望。

“别急,擦口好像有雾。”

贾芹仔细打量之后,镇定道:“其实绿色没有连成片也是好事……”

“就是,宁买一线,不买一片。”其他人也纷纷点头,一线的绿带子,说明带子可以渗透到石头的内部,而如果是一片绿色,说不定是很薄的片色。

在刘华恩的翻译下,吴刚的脸色也定了下来,踌躇了片刻之后,他忽然一咬牙,伸手做了个切割的手势。适时,就算听不懂缅语,大家也明白他的意思。不擦了,直接切。

刘华恩从善如流,又继续研究起来。

毕竟解石容易,但是怎么切,从哪里下刀,都是很讲究的事情,肯定不能胡来。不然的话,一刀下去把完好的翡翠切成了两半,那就亏大了。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纷纷发表意见,最后还是贾芹说服了大家,先从有藓绿的地方下刀,切一层指头厚的石片。如果有绿的话,那就是皆大欢喜。也不损伤多少肉。要是没绿,或绿色不足,也可以通过雾和松花来判断石头内部的情况。

“就这样办!”

有了决定之后,刘华恩立即把石头摆放好,然后稳稳的一刀下去。

不久之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指头厚的石片掉落下来,再清洗切口之后,大家就围了过来仔细打量。只见一抹青碧之色就映入眼帘。

“又涨了。”

乍看之下,果然是振奋人心。也证明贾芹的推测没错,绿带是渗进去了。而且从切口的情况来看,这绿带已经不是一线,面积又扩大了许多。

见此情形。就算是完全外行的王观也可以看出,石头内部肯定有翡翠。至于翡翠的大小,就要看吴刚的运气了。

显然,吴刚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接下来刘华恩继续操刀。左一刀右一刀,上一刀下一刀,小心翼翼。谨小慎微,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就在石头内部解剖出一块条状的翡翠来。

从翡翠的形状来看,尽管不能做成手镯之类的大件东西。但是制作戒面、小挂饰的物件还是绰绰有余。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翡翠的品质,尽管不是那种十分纯粹的绿色,不过却有几分淡雅的感觉。散发出润泽之色。

“芙蓉种!”

此时,杨老板也有几分羡慕:“也算是高档翡翠了。这块料大概值一两百万了,看吴刚的表情就知道他赚大发了。”

众人纷纷点头,从吴刚乐开花的笑脸,就知道他赚了不少。

与此同时,吴刚笑容满面的对大家说了几句话,刘华恩在旁边负责翻译:“他说很感谢大家的帮忙,是大家给他带来了好运气,所以想请你们去他的庄园作客。”

从这话就可以知道,吴刚在缅甸确实有一定的地位,不然也不会置办得了庄园。

结交这样的人物,肯定也有几分好处。杨老板有些意动,却又皱眉道:“我们还有事,等着办理公盘入场证呢。”

“是啊,明天就开盘了,今天办不了入场证,那就要错过了。”

“麻烦刘先生帮忙转达我们的歉意,就说改天有空一定登门拜访。”

说话之间,刘华恩也顺势翻译起来。吴刚一听,顿时笑了,拍拍胸口说了几句话。

“他让你们不用担忧,这只是小事,交给他来解决就行。”

翻译之后,刘华恩微笑解释道:“吴刚与公盘的管理部门有关系,打个招呼就可以让人帮你们把入场证办好。”

众人一听,顿时喜形于色。人性就是这样,大家最讨厌走后门的,但开绿灯的是自己,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随即,刘华恩又笑道:“先去庄园作客,到时候自然有人把入场证送过来。”

有了这样的保证,王观等人没理由拒绝,纷纷点头答应吴刚的邀请,顺便感谢他的帮忙。吴刚很高兴,招呼大家出门,然后开车而去。

吴刚的庄园也不远,开车出了城市再过几分钟,就可以看见一栋充满了地方特色的庄园。大家稍微打量,也忍不住有几分惊叹。

只见庄园是竹林构造,而且是建在一个湖泊的旁边,左右尽是茂盛的树木竹林。后头还有农田和菜园的分布,完全一片乡土田园气息。这样的情形,在国内很少见到了,所以在下车之后,大家就在吴刚的带领下,兴致勃勃的在庄园中参观起来。

走了一圈之后,大家才意犹未尽的随着吴刚走进了庄园的房屋。

房屋与国内古代的庄园建筑类似,又有本地特色,也让大家眼睛一亮。至少身在其中,大家就感受到一股清凉的气息笼罩,比单纯吹空调舒服多了。

此时在房屋之中,大家注意到这里居然供奉了一尊佛陀。

但是想到这里浓厚的宗教氛围,倒也是可以理解。不过王观却是注意到,这尊佛像与国内的佛像有几分差别。

至于是什么差别,一时之间王观也说不上来,不过打量了片刻,终于恍然大悟。

国内的佛陀造像,一般是十分庄重,给人沉稳大气的印象,但是吴刚屋里供奉的佛像,身材显得比较清瘦,尤其是面部的表情,眼眉狭长,嘴角笑容明显,有一种妖娆的感觉。

看来同样是佛,但是由于地域的不同,表现形式也的一些殊异。

“咦。”

感叹之余,王观难免多看了两眼,表情顿时多了几分疑虑。

“怎么了?”贾芹就在旁边,察觉王观的神情有异,就顺势看了过去,不解道:“佛像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佛像不对,而是供托佛像的龛……”王观微微摇头道:“算了,或许是我看错了。”

毕竟东西是人家的供奉,也是虔诚的信仰,自然不好随便乱动。作为客人也要遵守一些基本的礼节,让主人生厌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免得被乱棍打出去。

然而,贾芹却十分好奇,忍不住问道:“佛龛怎么了?”

由于才坐下来,大家都在观看屋里的布局,就显得有些安静。所以两人的对话,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他们也纷纷看向了屋里供奉的佛像和佛龛。

一般来说,在屋里供奉的佛像,体积肯定不会很大。眼下这尊佛像也不例外,大概是一个巴掌的大小,不知道是铜器还是纯金制品,反正金光闪闪的样子,卖相极佳。至于佛龛,黄褐的颜色,看起来就好像是普通的木料,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与此同时,注意到大家的目光,吴刚顿时笑着说了几句话,刘华恩随之回应,然后两人交流了起来。

片刻之后,刘华恩这才解释道:“他问我们在看什么,我说大家在看佛。吴刚很高兴,我趁机向他打听佛像的来历,他说是在千佛寺请回来的,经过寺里大师开光,佛像已经具备了灵性,可以庇佑他和家人平安……”

“刘先生,帮我问问他,那个佛龛又是什么来历?”王观笑道:“如果他愿意出手佛龛,我可以花钱买下来。”

“嗯?”

众人一愣,越发觉得奇怪了。按理来说,应该是佛像比较珍贵才对,王观怎么反其道而行之,做起了买椟还珠的行径?

刘华恩也有几分迷惑不解,不过却尽责的翻译起来。

就在这时,吴刚突然大笑起来,然后走到王观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竖起了大拇指,应该是在夸赞的意思。

适时,刘华恩满面错愕的表情,其他人听不懂,连忙催促起来:“刘先生,他在说什么?”

“他说佛龛不卖,同时称赞这位小兄弟好眼力,居然能够看出佛龛比佛像更加珍贵。”刘华恩解释道,却是一脸惊奇迷惑之色。

“哎呀,真是可惜。”王观摇头叹道:“果然,这年头谁也不是傻子,就算是身在国外,也没那么容易拣漏。”

“小兄弟,快说说看,佛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为什么比佛像还要珍贵。”

其他人自然十分不解,因为左看右看,就知道佛龛是木制品,与可能是纯金的佛像相比,应该不算多么珍贵吧。

“东西珍贵,肯定有它的理由。”说到自己熟悉的东西,王观举手投足之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可谓是气场十足:“大家在走进屋子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

“气味?”

众人一愣,纷纷抽动的鼻子。有人嗅觉比较迟钝,什么也没有闻到,有人嗅觉比较灵敏,却是闻到了淡淡的香气。

“香的气息。”杨老板肯定道:“拜神时烧的香……”

说话之间,大家看供台看去,只见供台之中并没有香,反而摆放了许多鲜花。

这是缅甸供奉拜佛的习俗了,不是烧香,而是奉献鲜花。而且奉献的鲜花天天要换,所以缅甸的鲜花行业生意肯定十分兴隆。

对此,王观微笑道:“人家不烧香,所以你们猜错了。”

(未完待续)

黑龙江省农垦宝泉岭管理局中心医院
平乡县人民医院
重庆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牛皮癣治疗费用
湖北白癜风治好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