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对于王民来说

发布时间:2020-05-21 23:41:35 编辑:笔名
对于王民来说,婚姻犹如一碗羊肉泡,肥美而芳香。在一天的劳碌之后,能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泡,让那浓浓郁郁的美味渗透五脏六腑,那真是人生的一种享受。然而,羊肉泡毕竟是奢侈的,它相当于他一天收入的二分之一。不是他这个每顿饭只能吃得起凉拌面的人所能承担得起的。

王民是个渭南人。生得四肢粗短,走路像鸭子似的。因为生活窘迫,已经四十岁了,还是光棍一条。便落脚到这个小县城,在市场内摆了个修鞋摊谋生。他一天到晚,便是早晨从租住的小屋,用一辆破三轮,把他的工具箱拉到市场,天黑之后,再拉回租住的小屋。偶尔去一个小饭店,吃一碗肉丝烩面慰劳一下自己。夜晚便挤在院里那些民工房里,看一些黄色碟片 一下肉体的饥渴。

也许是熬得住苦,好事自然来。

这天,王民给一个乡里人补鞋,这人和王民热火地谝上了闲传。王民给他说了自己从渭南来此谋生,到现在还没有结婚,这人一拍大腿:“这可嘹咋哩,我村有个婆娘,男人死了,自己拉扯个娃,过活不下去,快成叫花子咧,我就给你做一回大媒咋样?”

王民大喜过望,连说:“这可好哩!这可好哩!”

隔天,这人就把女人带来了,这个女人是个白皮肤,人也端正,个子比王民还高,可惜衣食无着,显得面黄肌瘦。她儿子更可怜得像个干瘦的小公鸡。一见是个有手艺的补鞋人。女人满口答应和王民结婚。

王民凭空拣了个老婆,他不用出聘礼也不用买嫁妆,连请亲朋喝酒的钱都免了。他高兴得带上媒人和女人,去了县城最豪华的“大老碗”羊肉泡馍馆,要了一份凉拌菜,一份鱼香肉丝,一份回锅肉。然后一人一碗羊肉泡。当然,那小孩的那份,是从他和女人的碗里均分出的。并且上了一瓶西凤酒。

女人第一次坐在这个地面镜子般光滑,桌子镜子般照人的豪华饭店,吃惊地望着那水晶似的晶晶亮的吊灯。然而,羊肉泡的浓香,打破了她的拘谨,她的孩子,嘴里已被回锅肉塞得满满的,还不断伸出筷子,这时,那桌面滴溜溜一转,转到她儿子面前的是一盘鱼香肉丝。她这才知道,这桌子是可转动的,想吃那样,只要转到自己面前就行。于是,她对孩子说:“不要急,慢慢吃。”哪边,两个男人已开始划拳喝酒了。

这一顿饭,花了王民一百多元钱,然而,这是值得的。媒人也没向他要酬金。女人和孩子,因为第一次吃得这么香,泛着油光的脸上显得幸福而满足。王民告别了媒人,领着女人和孩子,从灯火辉煌的大街,走到昏暗的村巷,打开了一间小小的屋子。这里的房东,为了尽可能把房子,租给更多和王民一样的小生意人,把房子隔得非常小,除了一盘土炕,再放置了装他衣物的纸箱,便无多少空地。所以,一进了门,王民自然把女人和孩子请上了炕,顺手就关了门。于是里面就成了他们一家三口的世界。

女人很满足,她只需要一个能养得起她和孩子的男人,现在,终于有了这样一个男人,她内心就很踏实。那孩子一上炕,就睡眼惺忪的倒在炕上。王民便开始动手解女人的衣服。女人很拘谨地说:咱们还没有扯结婚证,这样不是流氓了么。

王民说:那就是一张纸,要了有啥用?

他把从碟片里学来的本事,都用在女人身上。女人有着乡下女人的依顺,也有着乡下女人的木然。她忍受着他在她身上耍着流氓。毕竟,他给她和孩子吃了一顿,他们从没有吃过的美滋滋的羊肉泡。

王民终于把女人剥成了一根葱,女人并没有碟片中那些女人那么圆润,身材虽然不错,可惜因为瘦,这好身材也就成了木棍子。可她毕竟是个女人,有男人需要的女人的一切东西。这对没有见过女人的王民,也是难得的宝贝。他尽情地享受女人的一切。然后,他也像吃了一碗羊肉泡那样,心满意足地睡去了。而且第二天上工时,也显得格外精神。这天,他例外地发给他的同行们一人一根金丝猴香烟,让他们分享他的快乐。

女人这东西,得着点滋润,就像那黄豆芽似的,欲望膨胀起来。和他住了几日,女人就不再满足于一日有两餐,她怯怯地要他给她和儿子买一身衣服。他本来已为每日增加的两个人的伙食有点心疼,听了这话有些不悦,可想想,如果是正式结婚,他除了上万元的聘礼,还要买嫁妆,那新婚的衣服,也不得一套一套装满柜子么?算了,算了。随便买一套打发了她。于是集日他便去旧衣服摊上,为女人和孩子各买了一身旧衣服,总计破费了他五十元。衣服虽然是城市人淘汰下来的,女人和孩子穿上还是像新的一样。这使他们十分兴奋。作为代价,这天晚上他又在女人身上折腾了好久,最后才舒服地睡着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毕竟他已四十了,年龄不饶人啊,白日里弯腰低头,伺候城里人的纤纤细脚,晚上又要在女人身上躬身俯首的劳动。他开始有些疲惫了,没人补鞋的时候,就靠着箱子呼呼睡去。他觉得女人榨干了他的一切。尤其,女人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让咱娃去上学吧。”一想到他要把这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孩子,从小学供到中学,也许还要上大学,将来说不定还要花钱给娶媳妇,他觉得这真是要他的命。况且他这个手艺,供三个人吃饭已不容易了,哪有那个闲钱?他有点厌烦,哎哎,羊肉泡虽然好吃,到底吃不起哟。况且吃多了也会嫌膻的。他于是对女人说:“这阵子你还是回村上去,把地种好,瞎好也有些收入,这娃上学的事,咱得有了钱再说。”女人只好怏怏地回村去了。

离开了女人,王民一下轻松了,真他娘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偶尔,又可以去小饭店,要一碟凉拌御面,一瓶啤酒。

小饭店的老板娘也四十多岁,她男人是个盲人,在X市给人当按摩师。她是这家只有两张桌子的饭店老板,也是唯一的服务员。雇了个半大孩子下厨,手艺还不错,生意也可以。吃饭的也都是王民这样的小生意人。

王民喝着酒,色迷迷地盯着老板娘,这时店里也只有他一个人了。毕竟是在女人身上享受过了。离开女人一久,看见个女人眼睛就跟灯泡一样发亮了。等女人过来扫地时,他瞅准时机,在女人肥胖的屁股上拧了一把。大热天的,女人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裤子,王民立刻感到了肉乎乎的舒适感。老板娘并没骂他,只是哼了声:“这人,看你骚情的。”

王民嘿嘿地说:“谁叫嫂子这么迷人。”

那女人听了哈哈地笑,胸上两坨硕大的肉块一颠一颠的。看得王民心醉。这时天色已晚,老板娘叫厨师先回去,自己刷洗剩下的碗碟,又对王民吆喝:“快些,老娘要关门了。”王民站起来说:“好好,关门关门。”却从里边把门关上了。老板娘骂道:“叫你出去关门,你咋把自己关到门里了?……”

王民嘿嘿地说:“我这进了你的门呀,哪还能出去。”说着就关了店堂的灯,半拥半拖着老板娘进了她的小房。老板娘嘴里骂得凶,手脚却软得厉害。王民说:“嫂子,我还没见过你这么迷人的女人。老板娘骂道:“你又见过啥女人?”王民说:“我结婚啦,你不会不知道吧?不过,我女人可比不上你……。”

这个晚上,王民把从黄色片子里上学来的技术,发挥了个淋漓尽致。他和自己那女人在一起时,她总很拘谨、推拒地不愿配合他那些动作。她说:“人又不是牲口,咋能那样。”可是在肥胖粗短的老板娘身上,王民象跌入一团软软的棉花堆里,那肉乎乎的感觉,真是他的女人所不能给予的。女人肥肥的屁股,又很有弹性,使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恰如其分地弹起来。他有了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这女人,也疯狂地和他叠起了罗汉……

于是,王民每隔上一段时间,就去找老板娘销魂。这可是稳捞不赔的活儿!几天一次,保存了他的生命本钱,他又无需破费一个马钱,真是比他娶个女人还划算。他甚至后悔,为啥不早点来,省得在那个干瘦的老婆身上消耗他的生命财富。

可是,天下终究没有免费的宴席。老板娘有一天终于很不高兴地说:“你这人,真是吝啬得很,都不给你老娘买身衣服。”他只好说:“好好!”因为他还没有从她身上下来。

天明了,他犯难了,这女人可不像自己那婆娘好糊弄,她是个识货的人,他还不想得罪她,起码他以后还得在这吃饭,要不,就他这样,去别处吃,那钱能够?他只好狠下心,去逛了一下服装店,为老板娘买了一身好衣服。二百块钱啊,他真是心疼。

王民的女人在村里住了一段日子,连个吃饭的盐都没有,便用一只小笼子装了些核桃,指望着换几个钱。她坐在市场门口,无人光顾,就可怜兮兮的向路过的人控诉王民的可恶:“不给我一分钱,不让娃念书,我连买盐的钱都没有……。”人们看着她和可怜的孩子,自然就骂王民是个没良心的货。王民坐在离她十几米的鞋摊上,听着她和别人咒骂,气得扔下钉锤,走过来一脚踢飞小笼子,破口骂道:“快滚回去,你他妈这丢人现眼的货。”

女人站起来,高声大骂:“我日你妈,你自己老婆不养活,你看我和娃穿的啥衣服,吃的啥饭,你还养上了野婆娘,那个不要脸的胖婆娘,你当我不知道她穿的衣服是你买的?叔呀,姨呀,你们都说说,我叫娃去念书,他不给钱呀,他有钱和野婆娘做那事……”

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王民就像没穿上裤子,就被人拉出去示众一样,他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气得哆嗦着返回修鞋摊,拿起钉锤向女人扑去:“我打死你这个烂婆娘……”女人跑的可比兔子还快,四肢粗短的他,哪能追上呢。更让他懊恼的是,这女人和他睡到一起了,就认定是他老婆,活着是他的人,死了是他的鬼。白日骂了他,晚上还照样光溜溜睡在他身边。

最后,他终于熬不住了,当女人又来市场骂他时,他一手拿钉锤,一手挥舞,对女人也对所有人宣布:“从今起,你再不是我老婆,你她娘从哪来的,还回哪去……”

被抛弃的女人嘤嘤哭了。一些大妈劝慰她:“不要就不要,你再去寻个男人算了。”

王民讥笑:“就她哪瘦鸡样,还拖着个讨饭的娃,谁还要她……”

那女人终于在人劝慰下,抽抽噎噎的走了。王民觉得,这下,他真地揭掉了身上的垢甲,他忍不住,又去小饭店,喝了一瓶啤酒。那晚上,他快活得想吼上几句秦腔,可惜,他破锣嗓子成不了调。而老板娘的盲人丈夫又回来了,使他失去了一片肥沃的土地。

两个月后,他那“老婆”被人介绍给一个外来的小商人。这人西装革履,很有风度。他带着那女人来市场买东西,现在那女人一身漂亮衣服,孩子也打扮得像个小公子,也许,因了那男人的滋润,加上吃的又好,女人竟变得白嫩嫩的,高挑的身子,该隆起的地方隆起了。尤其那屁股,浑浑圆圆的像个艺术品,,看得男人们眼睛发亮。她小鸟一样,依顺地跟着那个男人。那男人挽着她的手上,一枚金戒闪闪发光。

他们一离开市场,所有人的脸都转向王民,伴着轰然的大笑,众目睽睽之下,王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蚂蚁,却又无地缝可钻。他脸上黑的像锅底。

王民气恨地扔下钉锤,收拾了工具箱。回去的路上,他想:“日他娘,谁说我没有钱呢?”

这天下午,他花了一千元,买了一台二十一寸彩电,摆在他的出租屋最中间,像出了一口恶气……。

共 4 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叙述老到,情节明快,故事引人入胜。在作者笔下一个小农形象跃然纸上,让人读后忍俊不住,捧腹的同时让人更加了解生活在社会底层人物的内心世界!【编辑:李荣】【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10-09-16 19:0 :45 写的不错!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
2 楼 文友: 2010-09-17 07:47:1 人对于性,就像吃白馍馍,不吃就会饿,吃多了怕撑,偶尔偷回腥,又怕自己底气不足,胃口不佳,消化不了那许多油腻。白馍馍是用钱换来的,没有钱只能看着肥肉进入别人的口。自己征服不了的目标,却被别的男人轻易驾驭,那么自尊心就很容易受挫。受挫之后,便是发泄。发泄之后呢?却是无尽的沉沦。 文学回归生活世界,回归人本身,表现心灵的真实,在心灵诗意地栖息。
 楼 文友: 2010-09-17 10: 1:54 问好老乡 自然拜读 赞!
4 楼 文友: 2014-04-17 15:46: 2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吗
儿童止咳安全用药
如何治经期小腹胀痛
沈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黄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通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阜新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荆门白癜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