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请你驯养我

2018-11-02 13:05:46

请你驯养我

袁圆这个人,脚边跟条大狗,初见面即毫不见外地勾搭我: 美妞,来,赏个光,跳支舞。 旁边损友立马星星眼状: 啊,帅哥! 我也毫不见外地反勾搭: 好吧,帅仔,一起跳啦。 真是,Who怕Who啊。 此人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我就亲眼见过被他甩了的MM哭着跪下抱他大腿,很没出息的样子。他笑笑地拉她起来,问: 你肯为我剃个光头吗? 什么?! 算了,开玩笑的。 然后 啪!啪! 两个清脆的耳光,甩在他自己的脸上,打得MM目瞪口呆。然后他指着肿起的红印子,说: 欠你的情,我这辈子也还不清了,所以,请原谅吧。再见。 这人什么毛病? OK,老娘我也不是花,也没指着往他身上粘,所以这样交往起来有一搭无一搭,舒适得很。 那次天晚,狐朋狗友凑一堆吃饭,袁圆刚出了趟门回来,正派发纸包的小圆饼,人手一块,他劈面也撂给我一块: 给。 我接过嗅一下,有一股香沁人心脾: 普洱。 他的大拇指竖了一下: 美妞不易哈,这也能闻出来。 顺便说一下,从他开始, 美妞 就成本姑娘的代号了。 那是。 我自满。不看我是长在什么样的世家,我那老爹出了名的儒释道融贯三家,茶,小Case啦。 晚上回到家,沏一壶普洱,茶香就这么慢慢氤氲开来,丝丝缕缕的热气把心底深处的那个冰面烫开一个洞,疼痛苏醒。我抱住头:不要来了。求求你们。 痛得正狠的时候,铃响,我以为是幻觉。它执拗地响,我执拗地当它是幻觉。直到它不响了,我才后知后觉地发觉原来是真的。拿起来看,是袁圆。这家,搞得遍体鳞伤的,那叫一个凶悍。有一次它受了重伤,是我抱它去了宠物医院,捡回它一条命,从此它就开始跟着我。你看它,肚皮是柔软的,现在却肯亮出来给我,甚至也给你,这说明,它愿意被我驯养了。 停了一下,他继续说, 我不敢说我现在很爱你,可是,请你可不可以从现在,开始驯养我? 他抬起我的下巴,逼我看他:宿醉过的眼泡有点肿,嘴唇还有点厚,那什么,好像脖子也挺短的,原来也挺丑一人啊。 我挫败地低头: 算了,还是彼此驯养吧。 很久之后,我问他: 我那损友,你是花了怎样高昂的代价才诱惑她出卖我的? 啊,她啊,一顿麻辣烫就搞定了! 【我要纠错】 :christine

内存条回收
水上游乐设备
手机麻将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