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帝神途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再入山脉

发布时间:2020-01-18 09:09:37 编辑:笔名

帝神途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再入山脉

第二十八章山脉

数道黑影凌虚立于天空之中,目视着下方喧哗的人群,负手而立,眼神中之中透露着桀骜不羁的神色。

虚空飞行,人类中皇境强者的标志,只有达到皇境初步沟通天地之力,人类才能够虚空飞行,立于不败之地。

山脉前喧哗的人群中,一道道火热的目光落在这些皇境强者身上,满含尊崇和向往,没有人不想达到皇境,但是皇境又岂是容易达到的,这等人物在整个华夏王朝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寻常情况下在这种地方根本见不到这等层次的强者。

让君三疑惑的是这天炎郡里根本没有这等层次的存在,而且从帝都赶来可没有这么快。

“走!”

天空之上,为首的老者手掌落下,洪亮的声音响彻在天地之间,几位皇境强者瞬间朝着东岭山脉深处掠去。

人群轰动,道道身影暴射而出,如同洪流一般,直直地掠进山脉之中,有着皇境强者在,散沙般的人群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一个比一个迅速,生怕自己落在后面。

“伯父,等到了里面,自然会遇到我父亲他们,我们便先进去吧。”君三踌躇了一下,朝着滕父开口说道。

在君三的注视下,滕父点了点头,旋即身影朝着山脉内掠去,君三三人紧跟在滕父身后,一行人朝着山脉之内而去。

……

“噗呲”“噗呲”

几道闷沉的声音在密林中响起,几道身影直直地倒了下去,一道看不清的黑影没入灌木丛中消失不见。

……

“吼”

咆哮的妖兽一口咬在面前之人的身体上,黑暗之中,血液飞溅,身躯重重地摔在地上,失去了生命气息。

……

“噗呲”一声

一道人影将武器从妖兽身躯里拔出来,拽出一道血线,重重地在妖兽尸体上踩了几脚,也顾不得妖兽的躯体值多少钱,身形再次朝着山脉内部掠去。

与此同时,不知道多少类似的激烈战斗在密林各个角落发生,鲜血染红了土地却无人得见。

君三的目光落在拦住去路的十几道身影之上,目光凝重,脸色阴沉,他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浑水摸鱼,杀人越货的人。

“嘿嘿,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为首的蒙面人阴险地笑着,目光从君三四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滕冰儿的身上,目光之中充斥着淫光,下巴朝着滕冰儿一挑,“再把这妞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了,嘿嘿,老子活这么久还没见过如此水灵的妞!”

为首蒙面人身后的十几位蒙面人看向滕冰儿的眼神如同饿狼一般,等到老大爽过之后,就是他们的了。

闻言,滕冰儿的脸上浮现恼怒的神色,银牙紧咬,初具规模的酥胸随着呼吸起伏不定,愤怒的目光如同实质般从瞳孔之中喷涌而出。

唰!

君三的脚掌重踏在地面之上,无锋入手,身影暴冲而起,朝着十几位黑衣人猛然轰去,丝毫没有犹豫。

破空声响起,一道长鞭化为一道黑影从君三身旁掠过,直直地朝着为首的黑衣人破空而去,倩影紧随长鞭而起。

一道迅猛的黑影,速度仍在君三之上,狂暴的气息从衣袖中蔓延而出,宽大的衣袍猎猎作响,滕父这个时候也出手了。

四道身形同时朝着十几位蒙面人暴掠而去,尘土扬起,为首的蒙面人目光之中惊骇欲绝,竟然有万灵境后期的存在,显然是踢到铁板了这一次。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办法后退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就算这个时候住手,对面也不一定会放过自己。

为首的蒙面人心中略一盘算就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周身万灵境中期的气息蜂拥而出,手中的长刀灵力汇聚,手掌一挥和身后十几位蒙面人同时脚踏地面,暴射而出。

二十多道身影在密林之中交错而过,“噗呲,噗呲,噗呲……”一声声闷沉的声音响起,七八道身影倒了下去。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嘴角鲜红的血液溢出,捂着传来剧痛的胸口,看着倒下去的几位黑衣人眼神之中布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这些人最低都是灵境中期的人,就这样一个照面就死了七八位,就连自己一个照面就受了伤。

剩下的蒙面黑衣人全都惊恐着往后退,他们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厉害,本以为仗着人数和一位万灵境中期的强者能够稳稳地吃下这四个人,没想到竟然是自己这边被人碾压。

为首的蒙面人看向君三四人,目光闪烁,脸色变换不定,最后咬了咬牙,手掌之上灵力汇聚,心中爆喝一声:劈山掌,朝着前方猛然轰去,剩余的黑衣人面露喜色,老大还没有放弃。

下一刻,强大的力量就在一群黑衣人惊骇的目光之中轰在他们身上,而他们的老大则是转头就朝着远处掠去,倒飞而出的身影朝着君三四人砸去,这些人现在都没有明白老大的攻击怎么落在了他们身上。

滕父冷哼一声,脚掌重踏在地面之上,身形朝着黑衣蒙面人逃走的方向追去,君三手中巨剑挥动,猛然从倒飞而来的黑衣人身上一个个砸落,没有丝毫同情,要知道这些人如此轻车熟路,必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了,不知道手底下有多少条人命,君三可丝毫不会对这些人有所同情。

“噗噗噗噗噗”

一道道血液从黑衣人口中吐出,一道道身影被君三从空中猛然砸落,重重地摔在地面之上,全都失去生命的气息。

君三从死去的黑衣人身上窸窸窣窣搜索一遍,不管值不值钱全都丢进了须弥戒之中,然后没有丝毫停留,带着滕冰儿、滕虎两人,朝着滕父离开的方向展开身法,暴掠而去。

……

黑夜之中,两道身影从树梢上越过,一前一后,并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逼近,眼看着黑衣蒙面人就要被滕父追上,黑衣人的身影停在树梢之上,声音之中透着浓浓的惊惧,道:“这位仁兄,我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给你,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滕父冷笑了一声,手中长枪悍然点出,在黑衣蒙面人的瞳孔之中迅速放大,黑衣人一咬牙手中长刀挡在身前,长枪点在刀身,蒙面黑衣人倒飞出去,嘴角微微上扬,身体摔落在密林之中,手中长刀插在地面之中,身形猛然射起,朝着前方掠去。

滕父嘴角嘲讽神色浮现,身上灵力贯入长枪之中,右手猛然用力,长枪破空,直冲黑衣人的后背而去。

“扑通”一声,黑衣蒙面人的身体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之上,长枪贯穿了他的整个身体,贯穿了他的心脏,伤口之中,涓涓细流流淌在地面之上,化为一摊血渍。

滕父的脚步停在黑衣蒙面人身前,枪柄握在手中,猛然用力将长枪抽了出来,目光落在蒙面黑衣人的手掌之上,准确的来说是黑衣蒙面人的食指之上。

滕父弯腰从蒙面黑衣人的食指之上取下食指上的戒指,伸手抹去戒指上的血渍,朝着来的方向踏步而去,至于这黑衣蒙面人是谁,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些都与他无关。

很快,君三三人的身影落在滕父身前。

“蒙面人被我解决了”滕父略微粗犷的声音传入三人的耳朵。

滕虎愤愤地扬了扬手中的长刀,轻呸一声道:“恨不能将这些人千刀万剐!活着就是祸害别人,呸!”

滕父看了一眼滕虎,将略显沉重的目光落在绿芒冲天之处,挥了挥手,“走吧!”说完,身形率先朝着山脉深处而去。

君三的心情同样沉重,还没有见到山脉深处的机缘就已经有人开始杀人越货,接下来的争夺将会更加血腥惨烈,而且在山脉深处还有些皇境强者等待着争夺机缘,脚掌点在地面,紧跟着滕父身影而去。

……

没有人看到,东岭山脉深处,虚空之上,一道虚空裂缝缓缓成型,两道白色身影迈步而出,目光落在下方的古树之上。

白袍男子的手掌从面前的绿芒掠过,目光之中浓浓的震惊涌出,目光转向一旁的白衣女子身上,后者同样将震惊的神色投射过来。

“这么浓郁的生命气息,难道是……?”白袍男子朝着身穿白裙的女子震惊道。

白裙女子精致的面孔上震惊之色褪去,取而代之是冷静的神色,朝着白袍男子点了点头,语气之中隐约有些惊喜:“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被我们发现了!”

天空之上两道白色身影正是在华夏王朝皇宫内出现的君若象罗云瑶夫妇。

“我十年前收的那位女徒儿好像就是在这附近,唉!这些年只顾着找尘儿了,倒是把这徒弟忘了,待到这里的事情解决了你就随我去看望她一下吧!”罗云瑶想起那已经八年未见的徒儿,心中满是愧疚。

君若象点了点头,“好,这里事情一了,我们便去看你那徒儿,然后在继续去找……”说着说着,看着妻子暗淡的神色,君若象的声音便小了下去。

就在这时,异象突现。

山西白癜风医院正规吗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干细胞移植
合肥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汕头无痛人流要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