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极品相师 103 五间赌厅

发布时间:2020-01-18 11:00:37 编辑:笔名

极品相师 103 五间赌厅

唐振东是赌场新手,这里面的规矩他根本就不懂,满打满算,这也是他第二次进赌场,第一次是帮陈志玲赢赌牌那次,

所以,赌场中的忌讳,唐振东根本就不清楚,

再説了,唐振东遵行的是低调做人的原则,他越是表现的什么都不懂,越能让人轻视他,

唐振东重新坐下之后,邓建威重新看看唐振东和他桌上的十万块的筹码,

“小兄弟,你真不怕输光。”

“反正都输成这样了,也不差多十万块了。”

“那好。”邓建威转头对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説道,“咱们就以这位小兄弟的十万块筹码为限,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完全同意。”

“那行,荷官小姐,请开始吧。”

唐振东这次似乎时來运转,重新坐下后的第一局就來了个同花顺,把邓建威和那中年人惊奇的要命,

接着又是连续三把,唐振东把把梭哈,把自认为运气很好的邓建威给梭哈惨了,邓建威仗着开局的开门红,不知道是想诈诈唐振东还是真的以为自己鸿运当头,反正唐振东梭哈,他也跟着梭哈,

邓建威有的是钱,他不怕梭哈,只要唐振东敢梭哈,那他就一定会跟,反正邓建威本着一个目的,你赢十局二十局都沒关系,但是只要我赢一局,我就能把损失全部补回來,

奇怪的是,邓建威敢玩命梭哈,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只要不是牌面实在沒有希望,他也跟着梭哈,

短短的十几局过后,唐振东手中的筹码又堆成了小山,初步估计,至少有一千多万,

以十万在半个多小时,博得一千多万,这样的战绩,足以蔑视全场,

此时的唐振东这桌早已经成为今晚整个银河赌场的焦diǎn,唐振东先是以一万博得一百多万,然后一百多万一下全输了进去,接着又以十万博得一千多万,这在赌场大厅,已经成为神话了,

在大厅玩的人,基本都是以玩为主,真正想玩大的,还是要去贵宾厅,但是在大厅玩一千多万的人也不是沒有,但是能在半个多小时内,两次把筹码翻一百倍,这样的人可是绝对少见,

邓建威输了七百万,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输了四百万,唐振东赢了一千一百万,后面的杜千把眼睛也瞪得大大的,这样的战绩,简直堪称神作,如果不是邓建威和那个中年人都非常有钱,这赌局早就结束了,

不过唐振东赢的越多,杜千心里越沒底,因为他已经看穿了邓建威的心思,知道他打的主意,説白了,邓建威其实就是在以财势压人,你有本事尽管赢,我看你能不能把这好运气保留到最后,

不过唐振东真的把这好运气保留到了最后,他一直赢了邓建威和那个中年人一共一亿八千多万,其中邓建威输了一亿两千万,而那个中年人则输了六千万,

赌厅的这场豪赌,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致使有些开赌的赌徒,都纷纷收起筹码,过來一看究竟,大家议论纷纷,议论唐振东的惊人运势,

银河赌场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因为大厅唐振东跟邓建威等人的豪赌,让所有人都离开了赌桌,过來看热闹,一时之间,整个赌场大厅就剩下一桌开赌的,

这太影响赌场生意了,尽管很多人是小打小闹,但是赌场也不能放任这种全部罢赌围观的现象存在,

王雷不在,赌场经理过來向唐振东和邓建威三人建议,可以去二楼的贵宾厅,那里的设施齐全,而且茶水不缺,

唐振东看了看这赌场经理,“我是來赌钱的,现在我这个位置风水正旺,你让我走,是不是怕赔不起。”

那赌场的经理看了眼杜千,因为他是赌场高层,是知道杜千离开赌场的消息的,银河在告知杜千走了之后,把原來杜千的副手,也是一个赌场高手,叫杰克的提到了赌场镇场的位置上來,

“先生,相信你也能看到我们银河度假村的实力,而且我们的银河博彩在澳门是三家主赌牌执照之一,实力可见一斑,我们这么大的赌场,会赔不起。”

唐振东呵呵一笑,“那好,我今天手气正好,你敢不敢赌一赌。”

“呵呵,先生,我们赌场是不会跟客人赌的,你明白的,我赌场的实力摆在这里,恐怕就算赌,你也赌不起。”

唐振东哈哈一笑,“我赌不起,你只要敢赌,我就能赌得起,多大筹码都沒问題。”

赌场经理看了看唐振东桌上的一亿多筹码,笑道,“先生开玩笑了,我们这里不跟客人置气,再説您这一亿,虽然对于普通人是天文数字,但是对于我们赌场却不够看,好了,还是请先生去楼上的贵宾厅玩吧,那里设施比较齐全。”

“你们这么大的赌场,真是赌不起啊,还説的那么冠冕堂皇,真是可笑。”

“先生,请你不要污蔑我们赌场,我们赌场的实力有目共睹,如果您真想跟我们赌场赌,那好,咱们可以去楼上的贵宾厅,具体详谈。”

“我懒得走,也不愿意走,谁知道你们贵宾厅是不是准备了几把乌兹冲锋枪,恐怕要了我的命也説不定,咱们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赌比较安全。”

“先生,你要知道,我一再容忍你,并不是我们赌场怕你,而是我们赌场尊重每一位來消费的客人,请您自重,嘴上留德。”

“哈哈,真是笑话,我看你们赌场干暗杀的事,轻车熟路,还尊重客人,我们你们是尊重输钱的客人,赢了钱的就要斩尽杀绝。”

唐振东的话一落,周围众人都惊叫出声,显然这个尊重输的,杀掉赢的,确实有diǎn耸人听闻,众人议论纷纷,

“你胡説,我们赌场童叟无欺,平等对待,如果你要是再败坏我们赌场名声,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赌场经理见唐振东败坏赌场已经起了作用,这话很快就会一传二,二传四的传播开來,这对银河赌场來説,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赌场最重信誉,信誉沒了,人气也就沒了,

“哎,自己説自己好话,这太容易,但是让别人説你好话,却是很难。”唐振东摇头叹气,显然是对赌场失望透dǐng的模样,

“好,先生,我希望你不要为你所説的话后悔,你的赌局,我们银河接了。”

众人又一次为这赌场经理的话,议论纷纷,一个人敢跟赌场叫板,这本身就很好玩,而且赌场方面似乎还被气的火冒三丈,这又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哈哈哈,好,你出多少赌码,我都接了。”唐振东豪气干云,

“赌码,哼,就怕你出不起。”赌场经理又瞥了一眼唐振东桌上的那一亿多筹码,心道他听説过唐振东來时候就带了一万块钱,先是在半个小时内,把这一万块翻了一百倍,然后一局输光后,接着又是一个强劲反弹,以十万块博了一千多万,最后又是一个多亿,这是翻了一千倍,

这样的战绩,就算在澳门这个赌城,也是常年难得一见,甚至在他的印象中,好像根本这就是第一次听説,

“你稍等,我去找人。”赌场经理招呼來一个服务生,让他去找杰克來,顺便通知银河集团的王念之王董过來,

王念之才是银河集团的真正掌舵人,

“不知先生想赌多大的码,我们赌场都可以奉陪。”

赌场经理説这话,就是想先套套唐振东的底,看看唐振东的凭仗到底是什么,

唐振东一指桌上的一亿多筹码,“这diǎn钱当然不够你们银河赌场看的,我的筹码是五个豪华赌厅,你敢接吗。”

“呼呼,。”这个经理人一听唐振东这话,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一个豪华赌厅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年有几千万上亿的纯利润,五间豪华赌厅,那一年的利润就是五个亿,当然这是银河赌场豪华赌厅的行情,就算是小赌场的五间赌厅,那年利润也够可观的了,

澳门的很多小赌场,其实用的都是一些赌坛大佬的赌业执照,而且大部分的赌场都是挂的澳博的名头,算是一些社会人求到了何鸿深门下,何鸿深又不好拒绝,所以也就让他们挂一个澳博的名头,

“你的意思是你有五间豪华赌厅,哪个赌场的。”他当然不认为唐振东有他们银河赌场的五间赌厅,要知道银河的实力很强,就算要融资也绝对不会用日进斗金的豪华赌厅去融资的,

“在银河赌,当然是银河的五间赌厅,难道还是别人家的。”唐振东满不在乎的説道,

“啊,你有我们银河的五间赌厅,你。”赌场经理太惊讶了,惊讶的都説不上话了,

就在赌场经理説不上话的时候,王念之快走走进赌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边走边説道,“唐贤侄,稀客啊,稀客,你來银河,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呢,真是。”

这几年,王念之特意栽培王雷,他本人已经很少到赌场來了,不过王念之一來,必然是大事,

巴楚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阳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治疗白癜风宁波哪家医院好
宁夏男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