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近7成居民不赞成民用电涨价4成人支持阶梯

2018-11-01 10:59:39

近7成居民不赞成民用电涨价 4成人支持阶梯电费

近日,有关电价改革的消息引起公众高度关注:11月20日全国非民用电价每度平均提高2.8分钱,暂不调整居民电价,未来居民用电将逐步推行阶梯式递增电价。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和某门户,对2283名公众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9.5%的人认为所在城市电价“偏高”,43.7%的人表示“适中”,6.8%的人认为“偏低”。

44.2%的人支持“用电越多,电价越贵”

“我们老百姓就关心三个表:水表、电表、煤气表。”北京市上班族刘卓研对上广为流传的这句话深以为然。她上个月电费就交了150元左右,“小区供暖不太好,有时只好开电暖器,功率太大了,晚上还得开一会儿电热毯。心里想着电表‘噌噌’地蹦字儿,也没办法。”

近,刘卓研一直在关注电价改革的。对于阶梯式电价,她有点儿不太明白,“是用电越多,电费越贵吗?这样计价,我每月电费是多了还是少了呢?”

华北电力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授张粒子,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目前我国正在逐步实行的是阶梯式递增电价,不是单纯的用电高一度,价格就提高几分钱。“各地根据本地实际,设立阶梯的基数电量,这个电量应该低于当地月平均居民用电量水平,电价也较低;第二阶梯电量较高,电价也高一些;第三阶梯电量更多,电价更高。”

调查显示,44.2%的人支持“用电越多,电价越贵”,37.8%的人持相反态度,还有18.0%的人没有表态。

实行居民阶梯式递增电价,公众关心什么问题?调查中,66.1%的人希望“保证普通家庭用电费用别涨”,37.8%的人认为要向困难家庭提供用电补贴,20.8%的人认为要让用电大户感受到过度用电的压力。

“如果阶梯差距比较小的话,对于促进公众节电意义不大。”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许光建认为,各地确定各阶梯电量时,要把级差用电价格定得有梯度,“超过级差涨价20%基本没什么影响,但是如果涨价50%甚至翻倍,对公众生活影响就比较大。”

张粒子认为,实行阶梯电价,首先要保证一户一表,有的城市老小区改造尚需时日。“现在也有居民从银行交电费,一买好几百度,看不出每月用了多少电。这样的情况可以按年计算,如果超过一年的基数电量,就按照更高标准结算。银行系统也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77.6%的人认为电力企业应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

虽然此次发改委暂未调整居民电价,但是公众对“非居民用电涨价”依然十分敏感。

友“美时”说:电价“闹猛”让人见识了垄断企业的嘴脸。抄表工每月都拿几千元的工资,中层干部的住房公积金抵上几个普通企业工人的薪水。这些高薪都化解在电力成本之中,由消费者买单,这种“水淋淋”的成本谁能接受?

本次调查也显示,65.4%认为电力企业工资福利过高,63.1%的人认为电力企业成本需公开,42.6%的人认为电力企业运营效率过低。

许光建表示,垄断企业的成本计算一直存有很大争议。电企工资福利高也许合法,但是不合理,因为与普通公众差距太大。电力企业老说亏损也让人质疑:是否因为中高层管理人员工资过高、公务消费太多或者内部管理不善,导致成本猛增才亏了?

本次调查显示,77.6%的人认为电力企业“过于垄断,应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

许光建说,目前发电环节竞争态势比较好,总体来说大的、小的发电公司都可以发电。但是供电环节很难竞争,输配电具有资源垄断性,改革起来非常困难。

“放开市场是必然趋势,关键是什么时候放开。”作为电力市场研究学者,张粒子希望电力市场马上改革,因为从理论上讲市场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有利于提高效率。但是我国用电情况,一直是工商业用电交叉补贴居民用电。“居民用电价格比工商业用电价格低,但是居民用电的电压等级低,经过多级输变电配电设备才能到各家各户,用电成本远远高于工商业用电。近年来,居民用电提价幅度小,工商业用电提价幅度大,交叉补贴越来越严重。”

“如果现在完全放开市场,没有了这样的交叉补贴和国家对电力企业的补贴,居民用电可能一度就涨两毛钱,公众肯定接受不了。”张粒子说,电力市场调整要逐步推进。

专家建议对价格机制进行听证,而非涨一次听证一次

对于目前的电价听证会,72.3%的人认为缺乏足够的民意代表性。70.1%的人抱怨听证会是“听涨会”,56.0%的人认为操作程序不够透明,40.0%的人建议听证会进行电视直播。只有7.8%的人表示“已经比较完善了”。

许光建认为,电力是全国性基础设施,电价不是由地方政府定的。发改委提高非民用电价,不需要听证。提高民用电价,委托地方政府进行听证,但是定价权在中央政府,这样的电价听证会意义不大。

“应该对价格机制进行听证,不能对每次涨价听证。”张粒子认为,“每次涨价都要听证有点劳民伤财。我带一个硕士生,让他把电价学明白都需要很长时间。让一个普通人听证,能听懂多少?”

张粒子参加过几次电价听证会,她发现普通代表只关心涨价问题。“我们国家的能源结构就决定了用煤发电,化石能源越用越少,发电成本肯定越来越高,电价肯定要随着涨。”

“涨价也要涨得合理。”张粒子说,像所有垄断行业一样,在目前竞争还未完全放开的情况下,必须要有有力的监管。各地电价成本情况都不一样,即使公开了普通公众也未必明白。所以需要一些有专业知识、专业水准的部门和人员监管,而不是单纯地要求成本公开。“公众提出质疑就要有人作出解释。如果一定要开听证会,就要培训参与人员,不能走过场,为了形式淹没实质。”

关键词:

电价改革

三门石牌坊
管道泵
立式加工中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