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化工印染造纸三个污染大户分布在钱塘江两岸

发布时间:2019-10-13 04:17:51 编辑:笔名

化工印染造纸三个污染大户 分布在钱塘江两岸

2月11日。杭州之江饭店五楼。

昨天早上,看到胡伟的眼,是在千人会堂里。入座后,他拿出一份材料。有熟识的委员过来,他简单地寒暄几句,陷入了沉思。

陆续到来的小组委员们都知道,今天

,“组长”会有大会发言,不仅代表他个人,还代表了小组全体成员。有委员经过,拍拍他的肩膀

,为他打气。更多的是投去了信任的目光。

我看了看大会发言名单,胡伟排在第8个,题目是《以“清水治污”为抓手,倒逼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今年每季度都要公布

谁在赚黑心钱

●“我一直都用自来水,也要求局里同志都喝自来水。”

记得在天的小组讨论上,开始没多久,就有委员问胡伟,杭州自来水异味,真的是因为钱塘江被污染了吗?

胡伟没有掩饰:确有其事。

他向小组委员解释,钱塘江水系挺复杂,涉及多个城市,沿线集聚了许多传统产业,排放强度高

,造成水系环境负荷趋于饱和,而去年下半年以来雨水极少,水量小的话,问题就会暴露出来。杭州多年来致力于“退二进三”,好几百家企业都搬走了,但没搬远,有的甚至搬到了杭州的上风上水的地方。杭州在开放式流域的末端取水,风险很大,除了继续倾力加强流域治理,千岛湖引配水也是势在必行。

第二天的讨论中,小组委员关于自来水的提问依然不依不饶,步步紧逼。我的笔记本上记录了这样的一组对话——

委员:我现在不喝自来水。你呢?

胡伟:我一直都喝自来水,也要求局里同志都喝自来水。

委员:自来水问题算是查到了是什么物质污染的,但是我很好奇,你们今后会去怎么做,我听说江边上依然有暗管暗道在偷排。

委员话音刚落,胡伟立即回答道:杭州范围内,我们一定竭力管好,也欢迎大家监督。

他正了正身子,不紧不慢地说:今年,杭州将打造环境监管严城市,还要联合执法,每月都由局领导带队进行“零点行动”。2014年每个季度,我们会在主流媒体上发布,那几个企业家在赚黑心钱。

委员:这真的是正能量,能做到吗?

胡伟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一定能。有人说,环保部门个别人和那些企业沆瀣一气,事实上,一年365天,按8小时一天算,我们一线的环保工作人员平均工作了550天,他们对破坏环境的企业也非常痛恨。

倒逼传统产业升级

将五管齐下

●“化工、印染、造纸这三大行业的排放占比高达85%,恰恰分布在钱塘江两岸。”

到了胡伟的发言时间。

大跨步地上台后,胡伟深深地鞠了一躬。虽然大家的手上都有一本大会的发言材料。但是我和小组委员们一样,对他的发言还是很期待。

胡伟没有全部照大会发言材料本“宣读”。他先说了一组数字:2010年到2012年,我市的工业生产值50%以上仍来源于高排放高耗能的行业,而其中35%来自化工、印染、造纸这三大行业。而这三大行业的排放占比高达85%,恰恰分布在钱塘江两岸。

话音刚落,惊叹四起。有人很奇怪,为什么这些行业要分布在钱塘江两岸。

胡伟清清嗓子,继续解释,原因是这些企业要大量地用水,大量地排水,紧邻大江大河,用水排水本身很低廉,在发展初期,这给企业带来了更大的竞争力,也孕育了我们曾经引以为豪的块状经济,比如我们的建德是亚洲的草甘膦有机硅的生产基地,我们的富阳是亚洲的白板纸生产基地,我们萧山的染化在全国的份额也占到了相当高的比例。

如何解决?胡伟将他的思考和盘托出,倒逼有5种手段,比如实现刷卡排污染,将年度排放总量计入智能卡,月度卡指标用完后,污水口阀门自动关闭,污水倒流,将污染企业排污口建在厂区以外,铭牌公示,能受到公众的监督。

关停淘汰一批企业也在胡伟的计划中。他向所有委员交代了一组数字(见图)。

发言结束后,掌声不断。

小组讨论会后,我走到胡伟身边。他微笑着说:“去年开会,大家基本在关注空气,但今年不一样了,大家对水也关注了起来,我们唯有竭尽全力,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本报孙燕/文梁津铭/制图)

原标题:化工印染造纸三个污染大户分布在钱塘江两岸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小程序怎么开发
微信怎么开通小程序
有营业执照开微商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