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张千帆:儒家让人背上十字架

2018-11-10 19:06:25
张千帆:儒家让人背上十字架 张千帆:如果全社会都生活在一个正统的信仰体系下,一旦这个体系衰落,又没别的替换,就会出现这样的状态。

在中小学乃至大学,青年人都有一定的信仰,可走向社会后,尤其在生活的压力下,感到现实与信仰落差太大,现实常常是对信仰的嘲弄。

在这种环境下,就很可能放弃道德上的坚守。

可任何一个健康的社会,如果缺乏了这类坚守,就会堕入混乱、贫困与腐败之中。

北京晨报:传统道德有虚伪的一面,这不也是客观存在的吗? 张千帆:这是现代人对传统文化的歪曲。

任何事情走到极端当然都不好。

儒家强调尊严,但是如果尊严变成“死要面子”、“打肿脸充胖子”,显然就变质了。

如果控制适度,爱面子也可以是好事。

正如奥古斯丁所说,虚荣是准美德,可以促使人们做好事、不做坏事。

你想,如果人人都不要脸,那将是多么可怕。

儒家并不强调服从 北京晨报:儒家有服从、懦弱的一面,岂不是现代化的阻力? 张千帆:儒家是有这方面的问题,因为儒家寄生的制度强调服从。

中国一直实行自上而下的治理方式,百姓没有独立判断的自由和能力,只能认同某个正确标准,不允许其他判断,这样是不可能有尊严的。

如果法官不独立,法律就没有尊严,个人也是一样的,只有独立人格才能有尊严。

但是在儒家的道德学说当中,许多地方是崇尚人格独立的。

北京晨报:儒家提供了一套标准,这与独立人格不是背道而驰的吗? 张千帆:儒家学说确实也带有教条主义成分,主张某种正确的东西。

这是所有传统学说的致命伤,但儒家教条是比较抽象的,没有一个人能说他的主张就是真理。

比如儒家的标准“天道”,就没人能说自己的解释正确。

固然,孔子是权威,但是人人都可以解释孔子,你能解释,我也能解释。

儒学的活力是怎样丧失的 北京晨报:虽然“五四运动”的批判有偏颇之处,但儒学保守、消极、迂腐的一面也是客观存在的啊? 张千帆:应该从源头上看儒学的局限性。

儒学本身诞生于私学,没有官方背景,孔子是以布衣学者的身份来梳理传统的,诸子百家都来自于民间,而不是官府。

后来儒学与权力结合过于紧密,成为统治者御用的思想工具。

学者在学理上比掌权者更高明,因为那是他们的职业,可后来“独尊儒术”就窒息了思想的活力,因为那样不仅禁锢了其他思想,而且思想垄断是要靠权力压制才能实现,所以儒学依附权力以后也就死亡了。

诸子百家是中国历史上辉煌的时代,可百家都不是什么官,而是村野匹夫,结果民间的思想却证明是有生命力的。

儒学与权利的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