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童年:泥鳅“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30 21:13:34 编辑:笔名
童年:岭上开遍喲映山红

春季调皮地拐了个弯,还是来了。

明媚的阳光下,醉了的何止是绿的树红的花,还有,还有我和我亲爱的外婆,坐在矮凳上的我,偎在她老人家温暖的身边,就像儿时那样贪婪地享受着她的慈祥。风柔柔地吹在脸上,痒痒的,不远处盛开的那几簇杜鹃花,红灿灿的,让我再次为外婆轻轻唱: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孩童时期的我,有着和文静外表完全不符的玩皮个性。有一年南京在闹慌,妈妈就把我给送到湖南的外婆家来了。外婆家原本就有表哥表妹还有弟弟这几个孩子了,就跟个私家儿园一样热烈,再加上我的到来,简直可以每天上演《大闹天宫》了。外公当时还在勘探队工作,所以只有外婆一个人在家管我们,这几个可以四处乱跑的野娃娃,特别是我,玩起来就没记性,让外婆不知操了多少心。后来,大人们决定让我跟在不远处农村插队的大姨去当旁听生,大姨当时在那当乡村教师一来可让我接受点学前教育,二来也算是找了个地方圈起专爱调皮捣乱的我。

由于年龄太小,连一年级也报不了,所以我只好跟着大姨的课走,她上几年级的课我就跟着读几年级,总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的小角落里,反正也是不可以随意讲话和走来走去了,这个道理我还算懂,遇到能听明白的我就听几句,听不明白时就自顾自地画画,看小人书,或是对着外面的天空胡思乱想,有时,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很快,孩子们就都认得我了,而我也乐得和他们耍,每天都快乐得跟小鸟一样,吱吱喳喳叫个不停。

农村的学校有个假叫农忙假老师和农民一起下地干活去了,学生们就放假。没有课的日子,我最爱和孩子们一起去山上玩,湖南的山上,每到春天,就会开满了杜鹃花,映得整座山一遍遍的红,大家就叫它作:映山红。山上是没有路的,多数时候,那些大点的男孩子就用他们手里的砍柴刀对着硬硬的红泥土去凿出个坑来,好让我能踩着上,由于我是最小的一个,所以他们都特别保护着我,通常是我的前面站着一个人伸手拉我,后面随着一个人怕我跌下来好接着我,前护后拥的我就爬上了山。

山上的映山红开得正旺,就像燃烧的火,我们不顾一切地朝着那花的海洋奔去,喜悦,兴奋,全都因这满山的映山红而来。那 种花不单单好看,还可以用来当零食吃,我学着他们的样子,把手中的花去掉花须,在手里揉一揉就塞进嘴里嚼,酸酸甜甜的,现在想起来还直吞口水。

山上竹子也全都变得翠绿翠绿的了,穿行其中,我们快乐如风,有漂亮的山鸡经过时,大家就冷艳一般高呼着冲过去,因而,便把它吓得无影无踪,偶尔捡到一片它身上掉下来的羽毛,色采十分绚丽,拿在手上,跑起来可见到它时的光华。

在那片竹林的深处,顺着风就可以听见有个女人在轻柔地唱: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我被那歌声吸引着一步步朝前走去,离开了身边的火伴们都不知道,就在我快要走近那个破旧的黄泥巴堆起的屋子时,我被寻了我半天的孩子们给一把拉住,他们睁着惊骇的眼睛对我说:莫去啊,唱歌的人是个癫子,会打人咧。我不太相信有着这么美好声音的女人会是个疯子,但还是被大家给拽着离开了那里。后来,再去时,只要我朝那个方向走,就可以听见她的歌声响起,仍是那首歌,仍是那份深情,我总觉得有一双亲切的眼睛在默默地凝视我,抬头觅去却又甚么都看不到,难道只是一种感应吗?我的内心其实对她是有着极强的好奇心和渴望的,我想知道她到底是个甚么人?我想看看她的样子是否是和她的歌声一样美?我想了解为何具有如此甜蜜歌声的女人被说成是疯子?我记不清那时是由于没有人可以问还是我根本就忘了去问,年少的时光太单纯了,单纯到还不会去细想那女人忧郁故事后面结着的忧伤。

只惋惜每次他们都不准我走得太近,我只能远远地聍听一会,离去。离去时我都会将手中的映山红冲着她的方向扬一扬,放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能看见的,看见了也不知能不能明白,如果她能在我们都走了的时候,偷偷溜出小屋拿走这束专为她而摘的花,该有多好啊!

每次下山的时候,我们手上都会捧着大把大把的映山红,像凯旋归来的英雄一样放声高歌: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那透着童真的声音响彻在天空,连风都被我们感染得格外开朗,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啊,将灿烂怒放在了我们的春季里。

那个时候,我和大姨都是吃学校的集体伙食,每餐只有1大碗白米饭和一个大白菜,再就是放在桌子中间的那罐红红的剁辣椒”了,我最爱用开水泡着白饭,再加点剁辣椒”拌饭,我们管那叫作红饭,有点咸有点辣还有点酸,很好吃的,直到今天我都还可以闻到那种香喷喷的味道。

虽然我可以吃得很香,可被那些善良的农村学生家长看见了,他们还是会掉过脸去擦擦眼泪,总认为我这个城里的孩子吃不好,因而,他们就常叫孩子把我领回家去吃饭。

那些同学的家都住在很偏的山里,要走很久很久的路才能到,而且每家都隔得非常远,我的到来,无疑是沉寂已久村落里的一个新鲜事,大家一路吆喝着邻舍好友都赶来看我,说是要看一看城里来的细客是怎样的,我那会胆也挺大的,谁来了也不害羞,他们问我啥我就说啥,问的问题我现在真的想不起来了,只是记得我给他们唱歌,唱的歌就是那首《映山红》里潘冬子想爸爸时,妈就给他唱这歌,而我想我爸爸时,也喜欢唱这首歌,长此以往,只要他人让我唱歌,我就会给他们唱: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

唱完歌,聊完天后,大家就围坐在一起吃饭,通常都是些腊鱼腊肉,红枣荔枝蒸鸡,笋子炒肉一类的菜,走的时候,他们还要特意炒点辣椒肉丝,放在装罐头的玻璃瓶子里让我带回学校吃。湖南人热情好客,平时他们过得其实也不是太富足,但对待朋友却是不惜所有,我那时只不过是个几岁的孩童,却被他们奉作上宾,这份浓厚的情谊直到今天我也难以忘怀。

回去的路上,我们又会捧着很多从同学家后山上摘来的映山红,还是那首歌,还是那些人,乐此不疲大约就是我们那个模样吧。回到大姨住的宿舍,我将那些花分别插在好几个玻璃酒瓶子里,外公外婆来看我们的时候,就会望到窗台,书桌,床头都是好看极了的映山红,而被映山红包围着的我,正在快乐地唱着: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或许那个场面太令他们难忘了吧,以至于后来的许多年里,外婆只要看见红红的杜鹃花,就会对我说:还记得你细时候吗?你总是唱,映山红开了,爸爸就来接我了…我大笑,明明是盼红军的歌词,就由于外婆的主观理解,给改成了想爸爸,不过也没错,她老人家只是把我当时的心理给直接表达出来了。

又是一个映山红花开红彤彤的时节,花开起来的模样,仍然如从前的那般残暴,那支歌儿啊,也仍然如从前那般悦耳,它们仿佛历来就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由于爱上了映山红,就留下了和映山红有关的故事。岁月裹走的年华里,有太多太多的美丽,每一段在经后的日子里,想起来都是甜蜜的,这就是生活啊,沉淀掉不快,你就永久可以具有完善时期。

伴着我低低的吟唱,外婆在阳光下不经意地睡着了,嘴角还挂着笑意,外婆啊,是否是在梦里,你又看到了那个调皮的,大眼睛,高鼻子,扎两个羊角辫的小姑娘,手捧着红灿灿的映山红,笑着叫着冲着你跑了过来?希望她的笑声不要让你这么快就醒,由于,由于她也想和你一起坠入关于从前的梦里。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映山红

《映山红》是由银润传媒、江西电视台、新文化传媒联合出品的年代剧,由黄力加执导,叶璇、田海蓉、黄小蕾、莫小棋领衔主演。该剧讲述了从一九二七年江西苏区到上海解放前夕、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四个女人的爱恨情仇和命运纠葛。该剧于2015年11月27日在广东南方卫视首播。

首荟通便胶囊怎么样
化淤血消肿止痛的药
运动后腰酸背痛正常吗
什么药能治腰腿疼痛
友情链接